华为入局自动驾驶仿真市场赛道玩家交锋在即

受疫情影响,“禁足”也成为自动驾驶车辆在这段时期的写照。

尽管实地路测受阻,但得益于自动驾驶仿真平台,线上的虚拟仿真路测仍旧得以开展。

无论是近日获得ISO 26262功能安全管理认证证书的华为MDC智能驾驶计算平台,还是位于智能汽车业务战略金字塔顶端的自动驾驶云服务,都可见,在智能汽车领域,华为的“醉翁之意”并非是成为自动驾驶开发者,而是开发者手中的那枚利器。

腾讯认为,在场景的几何还原上,模拟仿真平台要做到三维场景仿真和传感器仿真,让环境和测试车辆条件都与现实世界相同;在场景的逻辑还原上,要在虚拟世界中模拟出测试车辆的决策规划过程;在场景的物理还原上,需要模拟出车辆的操控和车身动力学作用结果。

当时外界甚至有一种观点认为,虎赞有望继微盟、有赞之后,成为微信生态的新一代独角兽。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对于这些行为,微信安全团队表示,将进行专项清理并持续打击,做出限制功能直至限制登录等处罚。

虎赞这类软件系统出现后,很快受到了商家的欢迎。淘宝天猫上的男装、女装,网红潮牌、快消,珠宝,化妆品,母婴几大品类的商家都成为了虎赞的客户。

2019年4月上海车展上,华为自动驾驶云服务Octopus首次展出,仿真测试就属于其中一项服务能力。2020年1月9日,华为自动驾驶云服务首次在长沙湘江新区落地。

近几年,商家们蜂拥抢夺微信私域流量的大背景是互联网红利走向尾声,公域流量越来越贵,来自微信的私域流量呈现出明显的成本优势。

同时,借助腾讯的云计算资源,极大地加速海量场景计算过程。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虎赞做的事情很快吸引了资本的眼光。

仿真能力只是其数据闭环中的一个节点,这个节点只有与其他环节合作才能发挥出最大的组合优势。

得益于这样的数据闭环,前段时间谷歌宣布, Waymo自主研发的仿真测试软件Carcraft已模拟了100亿英里的道路场景,且支持Waymo车型进行大规模测试。

按照群控软件行业的创业者王俊凯(化名)的说法,和后来各种鱼龙混杂的微信群控营销软件相比,虎赞的做法比较严谨和单纯。

6月2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做出一项判决,判处运营“聚客通群控软件”的浙江两家公司向腾讯赔偿260万元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

在微信的打击下,群控软件们迅速衰落,有些公司逐渐消失,有些公司被“招安”成了基于企业微信的服务商。当然,还有些不甘心的公司悄然转入“地下”,隐秘生存,随时可能遭遇到微信的制裁。

前文提到的“聚客通群控软件”所属的杭州聚客通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成立,并于2020年3月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融未透露,投资方为十维资本。

腾讯滨海大厦路段多天气多时段仿真

两周之后,微信又发布了一条公告,宣布截至2019上半年,共计对上百万明确使用外挂的账号进行了短期或永久限制处理。其中,被包装成“微营销”神器的微信群控软件成为被打击的重点之一。

所谓的自动驾驶仿真,就是指通过传感器仿真、车辆动力学仿真、高级图形处理、交通流仿真、数字仿真、道路建模等技术模拟路测环境,并添加算法,从而搭建相对真实的驾驶场景来完成自动驾驶汽车路测工作的一种形式。

按照微信对于“群控”软件的定义,群控软件是通过系统自动化控制集成技术,把多个手机操作界面直接映射到电脑显示器,实现由一台电脑来控制几十台甚至上百台手机的效果。

三种层次的还原之后,才能在虚拟世界中看到与现实世界无限接近的自动驾驶测试结果。同时仿真平台还要满足高并发的特点,实现所有场景下车辆反应的排列组合。

因此,如果要解决虚拟仿真问题,海量数据的处理是必须迈过的一道坎。

二是训练和仿真需要AI算法和超强算力的加持。单车预计需累积里程100+亿公里,300GPU/2天模型训练,仿真测试则每天需处理100万公里。

在应对极端场景上,结合采集的交通流数据以及更多极端交通场景的模拟,在TAD Sim上可以进行各种激进驾驶、极端情况的自动驾驶测试,以更高效率、更安全的方式完成在现实世界中无法进行的各项测试。

这次被封杀的是另外两家知名群控软件WeTool和聚客通。

在私域营销的旺盛需求和资本疯狂加持下,微信管理软件行业的公司数量仿若当年的团购市场一样,如雨后春笋般的爆发式增长。

在当时,微信生态里大部分服务公司都在围绕公众号来做,比如提供各种内容编辑器。

而自动驾驶仿真测试平台的出现,很好地补足了传统实地路测的不足,成为自动驾驶企业的刚性需求。据推算,未来5年仿真软件与测试的国际市场总规模约在百亿美元左右。

“因为淘宝有个预判机制,老客户复购率高,排名越高,短时间内成交量越大越大,排名越高。”一位商家解释。

“聚客通群控软件”同样是一款利用Xposed外挂技术开发的软件,可以自动化、批量化操作微信,比如实现自动点赞、群发微信消息、微信被添加自动通过并回复、清理僵尸粉、智能养号等功能。

“不造车,聚焦ICT技术,成为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是当初华为进军汽车领域时的定位。

微信在私域领域的一举一动都将牵一发而动江湖。

这种方式大大加强了商家的便利性,提升了营销精准度和转化率。

因此也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腾讯长久以来在游戏经验和技术储备上丰富的积累,运用到仿真模拟上所表现出来的场景优势。

TAD Sim内置高精度地图,可以完成感知、决策、控制算法等实车上全部模块的闭环仿真验证。不同天气、光照条件等环境的几何模拟,以及测试车辆的感知能力、决策能力、和车辆控制仿真都可以实现。

在已经入局的玩家中,Waymo的自动驾驶模拟系统Carcraft是较为神秘的那一个,但Carcraft的脚步从未停止。

华为还表示,未来会将高精地图、5G及V2X技术等能力集成到“八爪鱼”中去,携手更多的车企和开发者加速智能驾驶商用落地。

2019年“618”前夕,虎赞遭遇“滑铁卢”。2020年“618”前夕,相似的场景再一次发生。

然而这个建立在微信基础上的行业,腾讯却一点都不欢迎。

作为流量富矿的拥有者和规则制定者,微信既要维护用户体验、产品价值观和生态健康,又要考虑腾讯的商业利益,在各种诉求之间做出取舍,甚至平衡。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此外,2019年末, Waymo 还收购英国仿真技术公司Latent Logic,后者开发的AI技术能够通过“模仿学习”来构建逼真的人类驾驶行,帮助Waymo实现更加贴近现实的仿真技术。

5月25日,知名第三方微信社群管理工具WeTool被腾讯封杀,大量使用该软件的微信被封号。

在电商领域,从微信生态走出的拼多多,获客成本一直比阿里、京东有明显优势。

虎赞成立于2017年1月,作为最早给个人微信号做管理系统的公司之一,虎赞成立时市面上也只有零星几家做类似业务的公司。

按照微信的结论,群控软件本质上是一种基于微信的黑灰产变现和导流工具。

2019年6月18日,微信发布《关于打击“微信营销”外挂的公告》

在高级自动驾驶车辆的开发过程中,无论是车辆系统的复杂程度、还是使用环境的复杂程度都在急剧增加。因此需要“喂”给自动驾驶车辆足够多的数据,才能保证车辆在实际上路过程中的安全。

早期,微信对于群控软件几乎没有限制,这让微信群控软件的使用者肆无忌惮,他们用虚拟定位等技术进行暴力加粉,“那会儿粉丝来得太容易了,一分钱可能就可以换到几十个粉丝。”

处理海量数据,自动化挖掘及标注,能够节省70%以上的人力成本; 软硬件加速,平台提供华为自研昇腾910 AI芯片和MindSpore AI框架能大幅提升训练及仿真效率; 丰富的仿真场景,高并发实例处理能力:通过集成场景设计和数据驱动的方法,合计提供超过1万个仿真场景;系统每日虚拟测试里程可超过500万公里,支持3000个实例并发测试; 云管端芯协同,车云无缝对接:Octopus天然支持无缝对接MDC(移动数据中心)等车端硬件平台和ADAS系统,实现车云协同;

微信管理软件行业中,乘着“东风”成长起来的不只是虎赞。

但自动驾驶的实地路测是一件漫无尽头的事情。行业内普遍预测,为了保证自动驾驶技术安全可靠,自动驾驶玩家需要110亿英里的测试数据来对自动驾驶系统不断优化升级。

在微信群控行业发展的早期,群控软件的使用者主要是黑灰产,加粉丝的目的是为了“洗”——所谓的洗就是给加来的微信用户推销商品,“商品靠不靠谱无所谓,啥好卖、赚钱多就卖什么,坑一个是一个。”

因此,部分商家希望将在电商平台上的用户沉淀下来。

尽管在汽车领域是后来者,但华为在自动驾驶云服务赋能上有着自己的逻辑。

曾经有在淘宝上玩不下去的商家,在微信上卖面膜,一盒成本10元的面膜被包装成韩国进口,售价上千元,并在微信上进行分销,最终这些面膜真正的买单者就是微信上的代理商。

2016年9月,WeTool获得了清流资本的Pre-A轮投资。2018年8月和2019年5月,一家名叫“独到科技”的微信社群管理工具公司宣布获得IDG和招商局资本的投资。

如果按照100辆自动驾驶汽车,每天24小时不停歇路测,平均时速25英里(40公里)每小时来计算,需要500多年的时间才能完成目标里程,期间所耗费的成本更是不可估计。

一是如何快速获取自动驾驶车辆产生的海量数据并且高效处理?一辆自动驾驶测试车1小时产生约8TB数据,一天8小时就会有64TB的数据。一个月按22天工作日则产生约1.3PB /月的数据,但其中有效数据仅为0.05%,同时还有80万张/车/天图片有待人工标识。

华为入局自动驾驶仿真市场

华为的入局,大概率会和早先入局的玩家迎头撞上。

它在成立之初就拿到了阿米巴资本的天使轮投资。仅2018年,虎赞在短短一年内密集完成了四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源码资本和金沙江创投等知名机构。

而后,华为也加入了这个队伍之中。

虎赞主要是帮助商家做微信粉丝的管理,通过与各大电商平台数据对接,使商家在一个后台就可以实现跨平台的数据汇集和匹配,从而可以了解到粉丝此前在各个平台上的购物历史、偏好、消费特性等信息。

也就是说,华为意在让自动驾驶云服务与智能驾驶计算平台MDC、智能驾驶OS一起,发挥华为云+AI优势,组成车云协同的MDC智能驾驶平台,开放合作促进智能驾驶快速发展。

这是私欲流量的最初萌芽,对于商家来说也是迫于无奈。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因为在当时的主流电商平台上,商家的主要流量来源靠搜索排名,但这也是一个很不稳定的“系统”——在广告投放、竞争对手刷单等因素的影响下,商家的排名随时都会发生变化。

Waymo的自动驾驶车辆在实地路测时遇到的许多情况可以直接在Carcraft中进行模糊化,程序员可以将多种情况进行叠加创造出各种极端情况,而在模拟器中得到的数据又可以反馈给现实世界的测试车。

除三维重建之外,TAD Sim还与高精地图、云加速平台、交通流模型等技术打出“组合拳”。

在上述的三大服务之下,华为的自动驾驶云服务“八爪鱼”能为企业用户提供以下核心能力:

结合专业的游戏引擎、工业级车辆动力学模型、虚实一体交通流等技术,腾讯打造了虚实结合、线上线下一体的自动驾驶仿真系统 TAD Sim(Tencent Autonomous Driving Simulator)。

基于AR(VR)+AI技术,原本在地产领域发力的51VR在2018年12月18日推出51Sim-One 自动驾驶仿真测试平台。

吴晓波曾在一个公开演讲中提到,2016年,淘宝获得一个新增用户需要花166块钱,京东是142块钱,拼多多只需10块钱。到2019年,淘宝要花536元,京东需要757元,拼多多是143块钱。

在国内,此前腾讯也已在搭建自己的自动驾驶“绿洲”。

可见,华为的自动驾驶仿真能力并非单独出现,而是作为一种服务和能力集成在华为自动驾驶云服务之中。

这只是微信群控发展的第一阶段。

诚如所见,华为的自动驾驶云服务Octopus形为八爪鱼,服务覆盖自动驾驶数据、模型、训练、仿真、标注等全生命周期业务,向开发者提供包括数据服务、训练服务、仿真服务在内的3大服务。

据长于软件、51VR的触手范围广泛,这些公司的参与,有望帮助建立起更加良性自动驾驶仿真生态,帮助自动驾驶车辆解决很多常规场景下无法解决的问题。

2014—2015年,淘宝的商家也注意到了微信流量的价值,体系化的商家也开始进入微信领域获取流量。商家对群控的需求也产生了分化,这些商家对于微信有了营销的需求,它们希望持续地对粉丝进行管理。

当然,这不意味着虚拟的仿真测试能够代替实地路测,解决量产最终面临的测试难题。但至少在迈向自动驾驶车辆量产的路上,玩家能够少走一点弯路,加速商用落地的到来。(雷锋网)

作为首例涉微信数据权益认定不正当竞争案,该案件的判决对于微信群控行业有着深远的意义,它有望成为腾讯打击微信群控产业的样本。

除腾讯外,另一个玩家51VR也将跨界玩转得风生水起。

2019年6月18日,微信安全中心发布《关于打击“微信营销”外挂的公告》,称微信发现,有部分用户使用基于Xposed、substrate等技术框架开发的第三方外挂软件,实现暴力加粉、消息一键群发推送、自动回复机器人、全球虚拟定位、微信群自动推广、微信号批量增删好友等功能。

据将其视为头等大事;AutoX、Pony.ai、文远知行等自动驾驶初创公司也在自主研发仿真环境;业内也逐渐培育了51VR等开源式的第三方自动驾驶仿真平台。

华为认为,自动驾驶的快速开发上市及功能迭代,将是车企在未来智能网联竞争中率先赢得市场的关键,但在这个过程中,自动驾驶的开发者面临的挑战也十分明显。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部大型的RPG角色扮演游戏。当然这需要强大的游戏引擎作为基础,才能保证场景还原有足够的真实度。

当时商家的需求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希望把淘宝店铺的用户导入到微信,再通过微信卖货,增加交易场景和收入。另一种则是把微信的用户导入到淘宝店铺中,提高淘宝店铺的复购率,从而拉升排名。

此外,自动驾驶汽车可能还要应对暴雪、暴雨、台风、强光照等极端场景。但在自然环境中,这些场景发生的情况有限并且大多危险。因此仅依靠实地路测,不仅效率低而且成本巨大,很难满足自动驾驶车辆的要求。

那华为自动驾驶云服务这把利刃,能够亮出什么样的锋芒?

经过一年的迭代,在地球克隆计划3发布会上,51VR发布了“51World城市级全要素场景自动化平台”。对其自动驾驶仿真平台来说,“全场景要素”意味着更完整的自动驾驶测试功能覆盖。

但无论如何,微信作为中国互联网最大的流量池,是人人觊觎的“富矿”,在私域流量重要性日益凸显的趋势下,只要这个富矿存在,内外部对其的挖掘就不会停止。

然而,梦想破灭了。坏消息如同开了闸的洪水扑面而来,虎赞的高管们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发生了——他们的微信管理业务出事了,微信开始对第三方管理软件下手了。

三是仿真层面不仅需要大量场景支持在线仿真,同时也需要有以实车为主的决策规划仿真系统。

比如,一个用户在某商家的淘宝店铺购买了一罐二段婴儿奶粉,如果接下来的三、四周用户没有再消费,系统甚至可以做到提示商铺该用户的奶粉可能已经快吃完了,可以通过微信进行维护营销。

通过群控系统加上各种批量模拟脚本的手段,其目的在于模拟正常个人用户的操作,规避微信产品规则,实现各种各样的”营销”目的。

这种工具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很少有人能说清楚。不过按照业内人士的观察,微信群控技术和微商几乎同步出现——2011年微信上线,在随后的一两年里,微信的用户增长,也让一些商家看到了微信流量里的生意,于是微商大量涌现,随之就是微信群控软件开始出现。

央视快评切实把疫情防控各项工作抓实抓细抓落地

【央视快评】切实把疫情防控各项工作抓实抓 […]

国际人士严词批驳美国所谓涉疆法案

国际人士严词批驳美国所谓涉疆法案—— “ […]